【龙虎豹】愚人节之后,说说“真话”

编辑:张起灵 发布时间: 进入论坛

带引号的真话也可以说,但除了时间和场合之外,你心里还得有本明白帐。

  说到愚人节,关于它的起源与解释很多版本。但传到中国之后远没有那么复杂,在每年的四月一日,大家可以说一些无伤大雅的谎话骗君哈哈一笑,全然不顾西方愚人节“玩笑只能开到中午12点”的规矩。

  愚人节这天说个无伤大雅的谎话愚弄别人博君一笑无伤大雅,但到了愚人节之后,在一年的其余364天中,游戏行业中流传的是否又全然都是真话?关于这个问题不必解释得太清楚,游戏行业发展到今天什么都不缺,尤其是段子。各家公司上至腾讯网易,下至不知名的创业小公司,每家基本都能有那么几个说出来让人笑掉大牙的小段子,这其中自己抽自己脸的不知道有多少。

  但龙虎豹不想站在道德高地对各位扫射。在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中,作为族长的白嘉轩和鹿家的长子鹿兆鹏对于真话和假话有过一段颇为经典的对话:白嘉轩问鹿兆鹏,对于这桩包办给他的婚姻是否满意,鹿兆鹏答让说真话还是假话?白嘉轩不慌不忙地道:“让说真话,但要分时间和场合。时间和场合不对,真话就是假话,是疯话。”放到今天的游戏行业里,这话恰如其分。

  愚人节刚刚过去,龙虎豹不想陪您去玩什么“愚人”的把戏,我们只想和您讨论一下游戏行业中那些似曾相识,却打碎了门牙却又不得不说的话。白嘉轩言:“真话可以说,但要分时间和场合。”在游戏行业里,龙虎豹想对您说的是:“带引号的真话也可以说,但除了时间和场合之外,你心里还得有本明白帐。”带引号的真话,终归是带引号的,去掉了那俩引号之后里面还剩下什么,您自己心里最清楚。

  龙虎豹啰嗦这么多,其实最后只想说一句话:“愚人节这天愚弄别人哈哈一笑固然无伤大雅。但您若是心里没这本明白帐,或者说成心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愚弄的就不是别人而是自己。人活一辈子,最不该愚弄的恰恰也是自己。”

“真话”一:是XX公司用诚意打动了我们

  “XX公司用诚意打动了我们”——这话常见于游戏行业的代言人签约与网游IP授权。其通行的模板是在IP签约的发布会上,作为IP获取一方会请来知名网红作家,在记者群访环节被问及这一问题时,最后百搭的回答句一定是“XX用诚意打动了我/们”。注意“我”字后面还有一个“们”,但这得分开来看。

  在正常情况下,人活一辈子选择都是自己做的,所以应该是我。但是无论是IP还是代言人,那背后是有一个共同利益集团的,即便是作为企业高管跳槽,一旦身上加了新任职公司的CXO,那就意味着要为老板负责。这个时候他背后同样有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所以我在这一时刻瞬间升华为我们。

  “XX用诚意打动了我们”这话放在今天究竟谁信,不得而知。但有据可考的是,早年间龙虎豹却为一位代言人的类似句式所感动。那是遥远的2000年,金山软件在推广《剑侠情缘2》时曾邀请谢雨欣做代言人,问及为何代言,谢雨欣道:“当金山软件把这个游戏的故事告诉我们之后,我瞬间被这个爱情故事给感动了。”当时还未满17岁的龙虎豹天真地以为她真的是被这个爱情故事给感动了。

  游戏行业有多少被爱情或者诚意打动的故事不得而知。真的放到今天,没有高额的费用保驾护航,再有诚意恐怕也是白搭。但问题就在于之后的事,一旦您被XX用“诚意”打动了之后,那大家就成了一条船上的人,不说您为背后的利益集团负责,最起码为自己负责总是应该的。

  但问题就在这,往往被诚意打动之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事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拿今天最典型的IP来说,与“被诚意打动”相提并论的还有一句话是“我们会和XX公司一道共同把这个IP的价值和影响力扩大化,把品牌做大。”但到了真正的操盘阶段,您会发现好像影响力的扩大化完全成了一个虚无的概念。至于说把品牌做大这事,就更别提了。在中国,移动游戏企业对于IP只有索取没有回报,这样说未免太过分了一些。这是因为所谓的回报早在之前就已经给授权方了,要不然你以为那“诚意”是怎么体现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代言人也罢,IP授权方也罢。人家说一句“XX用诚意打动了我们”这话到也不过分。是啊,诚意也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体现,关键在于你得看人家要什么。话说到这份上,就牵扯了另外一个问题,其实今天的IP授权方和形象代言的经纪人也挺没溜的,价格炒得高得要死。龙虎豹到真的怀念起了2000年的中国游戏行业,你猜那年金山签谢雨欣的代言花了多少钱?才一万块钱,即便放在当时,这也是一个十分便宜的价格。

“真话”二:感谢X先生/女士在任期内为本公司做出的贡献

  一般来讲,这句话常出现在官方公告中。基于上市公司稳定投资人和董事会信心的原因,往往使得其在重大人事任免上格外谨慎,而已经到了发公告“感谢X先生/女士在任期内为本公司做出的贡献”这份上,这至少就是个业务线的一把手了,弄不好还是个什么O。也正因此,在这句之前往往还有一句配套的“因个人原因,X先生正式辞去XX公司XX职位。”

  有道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上市公司的人事任免往往是个讳莫如深的事。这话得分两头说,一种是确实任期满了,你想继续连任,人董事会基于种种原因不想让你继续干了。还有一种则是业务确实达不到预期,最终只能黯然下课走人。但不管是哪一种,究其原因都可以归为一条那就是闹不住董事会了,但问题在于真把自己公司的家丑公然外扬总不是件光彩的事。类似于当年盛大张向东那样,人还在火车上出差,家里已经发出一封公告说“业务不达预期”是极少的案例。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的话,“感谢X先生在任期内为本公司做出的贡献”这话绝非是真感谢。咱中国人显示亲昵的做法在朋友圈可见一斑,每逢大事小情总是要把人姓舍去直接“恭喜XX”,您说都“感谢X先生了”那还能有多亲?

  但问题在于,龙虎豹认为这事终归不丢人。其原因正是前文所述,上市公司的人事任免是个讳莫如深的事,除却少数确有混日子之嫌的职业经理人之外,大多数的职业经理人在位置上到也是兢兢业业。

  还拿盛大来说事,张向东之前是谭群钊,在盛大兢兢业业干了十二年换来一纸公告外加陈天桥一句“前九年功绩卓越,后三年有功有过。”谭群钊2010年1月正式接任盛大游戏CEO,干到2012年8月,桥哥一句话等于直接把人在CEO的位置上干的事给否了。但这也不丢人,至少陈天桥还没否你前九年功绩卓越,到了近三年那不还是“有功”呢吗?企业在不同的阶段总需要不同的职业经理人,真要怨,就只能怨你自己不是这企业真正的主人。

  说到根上,游戏行业终归是江湖。在江湖上混到CEO的职位,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外表光鲜之下心里得能插的住刀子。龙虎豹犹记得,2013年CHINAJOY期间,时任中青宝CEO的李瑞杰在浦东嘉里大酒店会场偶遇一位当年被其用各种手段在上市之后轰走的“元老级创始人”。会场门口双方握手拥抱互拍肩膀甚至还拉点家长,只是那眼神互相看着,都恨不得把对方一口吞下去。看到这一幕龙虎豹只能感叹唏嘘,甭管您是创始人还是什么O。做到高级职业经理人这地步,你一定得明白这公司是谁的?不然的话只能稀里糊涂换来一句“感谢X先生在任期内对公司的贡献”。

  说到这,龙虎豹只想再说一副常说的对子:“好一座危楼谁是主人谁是客,只三间老屋时宜明月时明风”。这横批是“没有不散的筵席”。

“真话”三:我们没有关注过XXXX

  没有关注过的XXXX或者是XXX在此做两种产品,一种是直接的竞品,另外一种则不大好说。也许人家是您的仿品吧?

  关于前一种,这种句式到是很好理解。既然是直接竞品,那这话就必然得反过来理解,说“没有关注”必然是“刻意关注”了,而且还弄不好是天天在关注,一会儿接受你采访完事了回去还得再关注一把。其原因在于二者在市场上是直接的竞品,面对的是相似度极高的用户群体,这绝对是属于你死我活的较量,所以嘴上关注不关注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我怎么干。关于这一点,远的如端游时代腾讯在推《QQ飞车》时对《跑跑卡丁车》的关注态度,近一点的,乐动卓越推《我叫MT2》时对于《刀塔传奇》的关注态度。

  但另外一种就比较有意思。单就“关注”这事来说其性质与前一种态度相似,也是天天关注日日关注。但是关注得多了,难免就有想操刀自己另起炉灶克隆一个的冲动,有媒体来问又要迫不及待地撇清关系,我们真的没有关注过XXXX。

  最近一个关于没有关注过XXXX的经典案例是来自于《皇室战争》的。在这款SuperCell的作品上线之后不久,上海和成都均出现了CP团队告诉说创意与SuperCell撞车。最绝的还是那家上海CP,在第二日直接发出一条微博,告诉说“《皇室战争》就是抄袭我们的。”并且“不转不是中国人”。

  话说到这份上就有点没劲了。其实在龙虎豹看来山寨这事一点也不可耻,因为作为中小CP来说,在今天这个市场竞争激烈的环境之下要想活下来只能是先干点不光彩的偷鸡摸狗的事,但问题在于干这事也得有学问:第一从大面上来说,抄袭这事也分高级抄袭和低级抄袭。

  低级抄袭一如《卧龙传说》,连UI和界面按钮都懒得改,最后暴雪告到法院只能认倒霉;第二是抄什么产品?骏梦的许赋有句话挺经典:你要抄袭的话别抄国外iOS排行榜前十名,要抄就去抄40至60名的产品。仔细想来到也有几分道理,排名前十的产品国内国际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微创新”,您一没经验二没资金三没技术,就别动那歪脑筋了,往下看看竞争小点兴许到也有点活路。

  话最后说回到“没关注过XXXX”这事。其实龙虎豹觉得关注也罢,不关注也罢都不重要,关键的是您得明白自己为什么关注?为什么又不关注?咱做什么事都讲究个目的性,真像那家上海CP一样义愤填膺地来一句《皇室战争》就是抄我们的,还什么不转不是中国人,那就不是没有目的的事了?那已经是没有脑子了。

“真话”四:S级大作,投入X亿

  移动游戏2013年刚爆发那会,对于一个游戏的事前评价标准往往是渠道的评级,在那个渠道凭借画面就能给你“S”评级的年代,能获得“S”级的评级往往意味着这产品是一款真正意义的大作。但后来到了2015年,有人指出一个产品是不是S级是个事后标准而不是事前标准,也正因此,标榜一个游戏是否是大作的条件之一成了投入资金。这颇类似于端游时代末期,没有个5000万的研发资金投入您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次世代”。到了手游时代,这股风潮又吹起来了,动辄就是“投资X亿”,不知道过两年会不会有人喊出“手游次世代”的口号来?

  凭借投入资金来判断一个作品是否是大作,这其实是电影行业的思路。电影是拷贝的艺术,也是拍摄与剪辑的艺术。更大的资金投入意味着更逼真的效果与特技,更大牌的明星与导演。《泰坦尼克号》1998年出来之后大红大紫,国内有不少导演不服,说给我一个亿我也能拍出来,真给他一个亿了这片子能否达到那个高度姑且不论。但投入到了那个份上,最起码特技效果这块不会差,总比那时候的国产电影强吧?

  但到了游戏行业,特别是移动游戏行业,这笔帐不是这么个算法。电影行业一个电影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金额大头花在三个地方,一是大牌明星与导演的片酬;二是特技效果,迪士尼的《珍珠港》一颗炸弹就花了300万美元;三是剧组拍摄时的成本损耗。把这转到游戏领域,大牌明星和导演就是制作人和研发团队,这部分的投入完全应该算到研发期间的成本自然损耗里——一个制作人和其团队员工工资该开多少那都是合同里规定好的,至于后期分成那是游戏上线后的事不应计入。那剩下的就是技术方面的投入了,更好的引擎与特效,不可或缺的可能还有美术外包,但美术外包更应计入在研发成本损耗里。

  由此可见,一个游戏最后研发资金投入的大头实际上除了购买更好的引擎之外就只剩下了与日俱增的研发成本损耗,而后者是随着开发时间的日趋增长而不断增长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您号称自己研发资金过亿,非但证明不了自己这产品是大作,反而可能还弄巧成拙。这个行业里能开始项目制作但始终无法结束项目制作的产品研发团队比比皆是,每一天每一秒都是真金白银在算着钱。除了那个引擎要花个几百万的固定金额投入的话,剩下的全都花在研发的自然成本损耗里。您说您用来给员工发工资发了小一个亿,那龙虎豹想问问您,您这产品到底研发了多久呀?他怎么就出不来呀?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凭借研发资金的投入来评判一个作品是否是大作在咱游戏行业实在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有那工夫,您还不如好好包装一下制作人呢。

“真话”五:上线X天,即登顶iOS榜首

  发展到今天,这句话几乎成了每个发行商在发产品之后通稿的标配。“上线X天即登顶iOS畅销榜首位。”其间或许还有一些游戏的次留和七日留存这样的数据。每每看即于此,龙虎豹热泪盈眶之即总想问一句“然后呢?”

  然后的故事往往是没有然后,这是因为在通稿发布第二日起这些产品往往会在榜单上消逝得无影无踪。好一点的,呈阶梯式下滑,直接点的,干脆就此隐遁仿佛从未来过这世上。话说到这份上你一定明白龙虎豹的意思是什么?没错,这东西是刷过的。

  关于对iOS刷榜这事的态度,事实上龙虎豹一点也不反感,这是因为这事在今天几乎已经成了一个默认的事实。龙虎豹的观点是,当一个行业里90%的人都把一件不合理的事情默认为合理的潜规则时,你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去改变自己。因为你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90%的人,即便是苹果也不能。君不见在今天,苹果中国除了几次“阶段性扫荡”之外,对于那些约定俗成的,几乎在每款产品上线都会进行刷榜的大发行早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这种情况下你不刷榜,反倒是个不正常的事。

  龙虎豹真正反对的,是无意义地晒这件事。“上线X天,即登顶iOS榜首”这事早些年还有点用,这是因为早期的苹果对于刷榜控制得还比较严,你把这标题晒出来至少有两层目的,一是给投资人看稳定信心证明这产品靠谱,二是给Andriod渠道看,以便在他们那里获得更好的资源位。但时间发展到今天之后,Andriod渠道也不是傻子,大家都知道您那iOS榜首是怎么来的,所以这手段早已失效。而给投资人信心这件事?龙虎豹觉得吧,投资人大都是不看TO C项的游戏媒体的,那您说您这东西是晒给谁看的呢?

  所以话说到这,大家基本上就已经明白了晒自己在iOS上的成绩这事在今天已经是意义不大了。龙虎豹不想一棍子打死一群人,在这个行业里的确有《梦幻西游》或者是腾讯系的或者有量,或者本身质量比较出色的产品单纯依靠自身实力直接霸榜,但产品真到了这个级别,人家也用不着发什么通稿强调自己在iOS榜单上的位置了。你几时看见网易发通稿说《梦幻西游》登陆畅销榜首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今天在对外公开喊“登顶iOS榜首”那剩下的功能只能是自说自话地给自己壮胆了。

  当然,就iOS榜单这事其实真要想搞个事件营销倒也不难。今天的发行商手里大都有两、三个帐号,真要想搏眼球,那倒不如痛快地承认自己刷榜了——真的假的,这事以前没人干过,保证能引发一定的关注,要是承认自己自充了的话,那估计公司品牌也有了。

“真话”六:国内XXXX的移动游戏企业

  头几年端游时代时,厂商办个发布会发通稿时总爱给自己的公司扯上一个标签,有点名气的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准一线的是“国内一线的网游企业”,没名气的则干脆是“国内领先的网游企业”,这形容词多得让龙虎豹一时数不过来。

  到了移动游戏时代,这股风潮也没变。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随便上百度搜一个公司的名称,那背后的Slogn总是让人感叹该公司的壮志伟岸的。吹吹牛皮总是可以的,但问题在于一扯上资本,这事就有点麻烦了。这两年围绕移动游戏市场的收购案例估值越来越高,类似于掌趣在2013年17个亿收购玩蟹科技已经是小儿科了,今天流行的是负资产高估值。甭管您上一财年亏损多少,只要有流水,我就能给你估出几十个亿来。当然了,其中在给投资人讲故事的时候一定不能忘了加上一句“国内XXXX的移动游戏企业”。

  “XXXX”可以随意添加,它可以是一个基于本公司的行业地位包装,也可以是针对于本公司在一个尚未看明白的新业务的领域的布局,H5、VR、移动电竞只要你愿意随便添加。只是有一点得明白,您公司真正的体量如何?你所讲概念的业务领域是否又真的是未来的风口?这个问题你是需要想清楚的。

  出于资本包装的目的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当资本的热潮褪去,处于风口浪尖的你又如何去应对?说白了,概念包装这事就犹如皇帝的新衣,大家不说或是出于共同的目的,或是与自己无关所以高高挂起,但是只要有个能说出来“这人什么也没穿”那他最终就犹如泡沫一样,一文不值。

  在龙虎豹看来,在移动游戏这个领域,中国最有资格说自己是国内XXXX的移动游戏企业的就两家:一是腾讯,二是网易。前者布局于内容足够强大,后者专注于研发,在不同的领域中的确都做到了数一数二的位置。但还是那句话,真正到了这个量级,倒也不稀得干这件事了。江湖有云“北乔峰,南慕容”,但你几时见过大侠乔峰跟人自我介绍“在下北乔峰”了?

“真话”七:曾任XX产品制作人/主策划

  龙虎豹在行业里这么多年,总有几个问题是弄不清楚的,比如说到“真话七”这一项,对一个问题一直是充满疑惑的。那即是,网易的《梦幻西游》,在徐波离职之后是否还有“主策划”或者“制作人”这个职位,如果有的话他们究竟是谁?

  之所以这么讲,完全是因为在咱中国的移动游戏领域,“制作人”或者“主策划”实在太不值钱。华南这边网易系的创业者一块板砖扔下去砸伤十个人,九个人的简历写的是《梦幻西游》“主策划”,剩下一个爬起来,是《大话西游》的主策划。这年头,究竟谁真谁假已经是说不清了。

  事实上,“曾任XX产品制作人/主策划”这种话出现的原因不外有二:一是发行商要推新产品,为了做品宣吸引眼球所以特意包装出一个制作人来,而这个制作人参与的项目不外乎是昔日那些促成端游上市公司最终走向纳斯达克市场的几款大作;第二种情况则是创业者自己外出创业要拉投资,基于获取资金的需求于是把自己的简历写成是“制作人”或者“主策划”。

  说真的,这事在龙虎豹看来,其实干得挺傻的。至于傻的原因如下所述:

第一是好的制作人能不能到你手里?在中国的移动游戏行业,顶尖的制作人要么是在腾讯、网易这样的大厂被当做宝贝一样供着,要么是早已经被几家风投供着创业。而从商业模式来看,其实今天一线的大发行商玩的手段与页游时代无异,把住几个成功的制作人与大IP,然后产品出来之后直接签代理,在这种模式之下,真正顶尖的制作人的产品往往到不了中小型发行商手里。

  第二是咱中国什么都缺,但就是不缺制作人。基于同一成功产品的制作人和主策划跑出来多了,投资人也会起疑心,怎么一个月这内我见了这么多的“制作人”,还是基于一个产品的?在这种情况下人家也会去做背调,偏巧游戏行业又不大,谁底细如何一查便知。这并非没有先例,龙虎豹听到过最扯的案例是目标软件曾经有四位朋友号称自己是产品的制作人去拉投资,与投资人聊了半天之后对方起了疑心,做了一番调查之后发现这哥四个在目标软件不过是四个客服,与“制作人”相差十万八千里。要知道,投资人的圈子也是一个相对较小的圈子,这事一传开基本上就等于把自己的名声给毁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移动游戏行业的不断发展。类似于此的“曾任XX游戏制作人/主策划”这样的话仍将继续流传下去,并且这股风潮将逐渐转移到入行没几年的行业新人中去。有朝一日,当你面前坐着一个岁数还不到25岁,却曾经担任《梦幻西游》手游版制作人的哥们,你一定不要感到意外,有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们都是被这帮“后浪”给拍死的。

近期热门游戏

礼包领号